东南佛国
编辑:性恩行者 日期:2013-08-06 20:46

    杭州的佛教始于东晋。杭州最负盛名的灵隐寺就是在东晋咸和元年(326)建造起来的,当时的规模不是很大,但香火很旺。第一个来杭州传播佛教的是古印度西天竺来的僧人慧理。

    但是,随着历史的变迁,杭州的佛教时兴时衰。到了唐末,由于兵燹不断,许多寺庙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灵隐寺也是几经动荡,寺中断壁残垣,破败不堪。唐光启三年(887),唐僖宗授钱鏐为杭州刺史。由于钱鏐个人的信仰,随着杭州城市的发展建设,佛教在杭州迅速兴盛起来。

    综观钱鏐一生,数佛教对其思想的影响最大。魏晋以后,儒道释相互影响和交融,往往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形成了中国特有的文化氛围。钱鏐早年对道教有一种朦胧的好感,由于种种机缘,后来则对佛教产生了极深的感情。于是,在他建功立业的过程中,都留下了佛教影响的痕迹。

    钱鏐对于宗教的感情是与生俱来的,他早年信奉道教,后来尊崇佛教。这种信仰基于家族和环境的机缘,钱鏐的父母亲都信佛,钱鏐从小也受到佛教文化的熏陶。尤其是当时住持径山的洪湮法师,他常常受钱鏐父母的邀请,来钱鏐家中传经说法,并时时用佛教的道理教育、开导钱鏐。应该说,洪湮法师充当的是钱鏐儿童时代的一个启蒙老师的角色。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父母师尊的影响和感染是最为深刻的。钱宽、水邱氏以及洪湮法师的影响使得钱鏐乃至他的子孙(继位者和非继位者)一个个都成了虔诚的佛教徒,并使他们创建的吴越国也抹上了一层浓烈的佛教色彩,使得杭州在当时有了“东南佛国”之誉。

    钱鏐的继任者钱元瓘、钱弘倧、钱弘佐、钱弘俶等也都笃信佛教,他们在杭州境内兴建了一百五十多座寺院与数十座塔幢。现在杭州西湖的大部分寺宇、塔幢、石刻等,都是那时候创建或扩建的。杭州著名的“四大丛林”,除了孤山的圣因寺是清代康熙行宫改建的以外,钱塘门外昭庆寺、南屏山净慈寺都是吴越国时建的。净慈寺周围还有十几座寺庙,形成了杭州最大的寺庙群。灵隐寺也是在当时得到重修中兴的。当时建造的著名寺院还有龙井延恩衍庆院、雷峰下显严寺、月轮山开化寺、凤山梵天寺、南高峰荣国寺、孤山玛瑙寺、赤山埠六通寺、赤山埠高丽寺、吴山海会寺、宝石山崇寿寺、五云山云栖寺、九溪理安寺、灵隐灵峰寺、紫阳山宝成寺、天竺法喜寺、水乐洞净化院和龙山天真寺。梵寺名刹大多建在湖山胜景绝佳之处。如吴山襟江带湖,足以远眺城阙,向为览胜妙境。吴越时沿山道观僧寺林立。今环翠楼有海会寺,时称石佛智果寺,俯视城郭,通衢里巷一一可指。宝莲山有宝成寺,为吴越王妃仰氏所建,是吴山赏牡丹之胜地。

    著名的钱塘四塔,也为吴越时期所建,这就是宝石山上的保俶塔、月轮山上的六和塔、闸口的白塔以及南屏山的雷峰塔,至今保俶如美人,六和拥江潮,白塔缠回廊,古意依旧,发人遐想。另外还有梵天寺的两座经幢和灵隐寺内的两座经幢。

    石窟造像则是西湖风景的重要组成部分,吴越时的石窟艺术在西湖造像中占有重要地位。其中又数烟霞洞石窟佛像、玉皇山慈云岭石雕佛像、天龙寺石窟佛像、飞来峰石窟佛像等处最为著名。慈云岭的一组造像最为精湛,飞来峰金光洞内的弥陀、观音、势至三尊圣像建于后周广顺元年(951),是现存飞来峰石刻中最早的造像。

    烟霞洞十六尊罗汉石雕为钱元瓘的妻弟吴延爽发愿建造,有些书籍中还记载着钱弘俶夜晚梦见罗汉的一段故事。

    除此之外,钱鏐还让他的第十九子钱元玩剃度出家,就住临安功臣寺为僧。钱弘俶也有将爱子送入沙门。在江浙沪一带还有众多的寺庙和佛塔也和吴越钱王有关。临安功臣山上的功臣塔则是钱鏐衣锦还乡、荣归故里时所建,千年以来,受损甚小,现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上海的龙华塔也是钱弘俶时所建。现存龙华塔为楼阁式七层八面砖木宝塔,高四十点四米,塔体橙黄,刹杆高耸,其砖身和基础部分,系宋太平兴国二年(977)建造时的原物。宝塔各层均飞檐曲栏,姿态雄伟美观,为上海地区至今保存最完美的古塔之一。

    据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说法,原来的意义就是指这一带的寺庙众多,便于修行,使人死后得入天堂,并不是指苏杭的富庶,尽管当时苏杭确已成为鱼米之乡、首富之区。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