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堂慧远
编辑:性恩行者 日期:2013-06-06 17:34

灵隐寺直指堂(法堂)

  慧远禅师,又称佛海禅师或瞎堂禅师,宋孝宗曾赐“直指堂印”,是道济禅师(济公)的师父,圆悟克勤禅师之法嗣,俗姓彭,眉山(今四川境内)金流镇人。慧远禅师十三岁从药师院宗辩禅师出家为僧,后前往成都大慈寺听习经论,四年后又放弃所习,投峨嵋灵岩寺徽禅师(浮山法真禅师之法嗣)座下参学。
    一日斋罢,慧远禅师见徽禅师于庭院间经行,遂上前问道:“文殊为七佛祖师,未审什么人为文殊之师?”
    徽禅师道:“金沙溪畔马郎妇。”
    慧远禅师一听,茫然不明其旨。
    时赵铁拂为徽禅师之侍者。慧远禅师经常亲近他,并得到了他两年多的提携和诱导,但是他最终还是一无所得。
    后来有一天,慧远禅师独自在室中静坐,偶然听见窗外有一位僧人独行独语道:“假四大以为盖覆,缘六尘而生心。忽遇六尘顿消,唤什么作心?”
    慧远禅师忽然有省。于是便起身告诉首座和尚,首座和尚遂予印可。又上方丈寮告诉徽禅师,徽禅师亦给予印可。
    第二天,慧远禅师便告别徽禅师,辞行前往他方参学。大众都劝他留下,慧远禅师坚决不肯,他说:“吾师以为可,可我终未释然也。”
    〔慧远禅师真学道法器!自心未释然,虽经印可,亦终不肯自欺,更不沾沾自喜。若非真正学道人,心中稍有名利,即被他赚矣!〕
    当时正好赶上圆悟克勤禅师回四川,重新住持成都昭觉寺。慧远禅师即前往参礼。克勤禅师见他辞旨峭硬,知是法器,因此非常器重他。
    一日,克勤禅师为众普说,举庞居士问马祖“不与万法为侣”之公案,
    庞居士问马祖:“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
    马祖道:“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
    慧远禅师一听,忽然顿悟,倒仆在地,大众以为他中风了,将他扶起。
    慧远禅师道:“吾梦觉矣!”
    到了晚上小参,慧远禅师从大众中走出,问道:“净裸裸空无一物,赤骨力贫无一钱,户破家亡,乞师赈济。”
    〔慧远禅师的意思是,证得空性之后,下一步该如何修行?〕
    克勤禅师道:“七珍八宝一时拿。”
    〔七珍八宝喻无边妙用。若住于空境,即是死水不藏龙,还须依体起用,自在随缘接物,方是活物。若不起用,如同遭贼,七珍八宝被人盗走,没有两样。〕
    慧远禅师道:“争奈贼不入谨家之门!”
    克勤禅师便道:“机不离位,堕在毒海。”
    (宗门中有“机守位”、“机转位”之说。机,指机用,位,指见道。机守位,意指尚执着于悟道之相,没有离开迷悟二边,不能活用。机转位,意指超越于迷悟二边,不住生死,亦不住涅盘,归无所得,无住无相,活泼自在。机不离位,就是机守位,意思是说,尚执着于悟道之相,没有真正透脱,故云堕在毒海。〕
    慧远禅师于是随声大喝。
    克勤禅师便用拄杖敲着禅床,说道:“吃得棒也未?”
    慧远禅师又大喝一声。
    克勤禅师于是连喝两声。
    慧远禅师便礼拜。
    克勤禅师见他已彻,大喜,遂予印可。
    从此以后,慧远禅师机锋竞发,无有滞碍。
    圆悟克勤禅师圆寂后,慧远禅师叹息道:“哲人云亡,继之者谁乎?”于是便顺江东下,先后住持扬州之龙蟠、婺州(今浙江金华)之普济、衢州之定业等大刹,后补灵隐住持之位。南宋孝宗乾道七年(1171),慧远禅师奉召入禁中问法,并得赐佛海禅师之号,此后还多次奉诏入宫,大弘禅道。
    淳熙二年(1175)秋天,慧远禅师事先辞众云:“淳熙二年闰季秋九月旦,闹处莫出头,冷地著眼看。明暗不相干,彼此分一半。一种作贵人,教谁卖柴炭?向你道,不可毁,不可赞,体若虚空没涯岸。相唤相呼归去来,上元定是正月半。”
    对慧远禅师的这一预言,一时座下弟子和朝中士大夫们都争相喧传,心里都将信将疑。第二年(1176)正月十五日凌晨,慧远禅师奉诏入宫主持祝圣法会,并升座说法。一切如过去没有什么两样。为了表达对慧远禅师的敬仰,孝宗皇帝亲自遣使者侍候慧远禅师的日常起居。那天斋罢,侍者入方丈寮看望慧远禅师,见其门窗紧闭,便从窗子的缝隙中往里看,只见慧远禅师生前收养的那只黑猿(因为此猿极驯服,善知人意,慧远禅师便让它穿衣服,称之为“猿行者”),手持一卷书,立于床前。侍者于是从后门进入丈室,掀开帐子一看,慧远禅师已迁化多时。再把猿行者手中的书接过一看,上面写着辞世偈,云:
    “拗折秤锤,掀翻露布。
     突出机先,鸦飞不度。”
    慧远禅师圆寂时,春秋七十四岁。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