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颠“东壁打到西壁”
编辑:性恩行者 日期:2013-06-28 22:47

灵隐寺珍藏的清代济公画

    “非俗非僧,非凡非仙,打开荆棘林,透过金刚圈。眉毛厮结,鼻孔撩天,烧了护身符,落纸如云烟。有时结茅宴坐荒山巅,有时长安市上酒家眠。气吞九州,囊无一钱。时节到来,奄如蜕蝉。涌出舍利,八万四千。赞叹不尽,而说偈言。

    读了上面这段文字,人们自然明白说的就是济颠和尚。前些年,《济公传》一开播,那个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的济公形象就已深入人心,上至耄耋老人,下到垂髻孩童,谁都会哼这首歌。当然,这个艺术化了的济公,离原来的形象早已十分遥远了。据《灵隐寺志》载:济颠祖师,名道济,台州李氏子。初参瞎堂,知非凡器,然饮酒食肉,有若风狂。监寺至不能容,呈之瞎堂。批云:法门广大,岂不容一颠僧耶?人遂不敢言。及远公既寂,出居净慈寺,累显神通,奇异多端……”

    历史上的济颠(公元1148-1209年),原名李心远,道济是他的法名,是当时天台临海都尉李文和的远房孙。道济剃度出家之地正是灵隐寺,著名的瞎堂慧远禅师就是他的师父。慧远禅师是高僧,一眼就知道道济是个灵悟之人,尽管不时有颠狂之举,但这正是他的与众不同之处,一个得悟了的人,狂即不狂,颠即不颠,一切言行举止都不在世俗的道德框架之内。所以,当监寺向他呈上诉状,想将道济逐出灵隐寺时,他便说了法门广大,岂不容一颠僧耶的话,其实,他是心知肚明,道济非池中之物。对于道济的行为言语,晦山戒显禅师在《济颠本传序》里明确作了解释:菩萨住于生死,不为污行,而济颠竟为污行者,何耶?良以证果人欲度执相凡夫,不得不隐圣现劣故也。济颠本天台罗汉,示迹尘中,出家灵隐,继迁净慈,踪迹最为奇特。予尝谓:因中果地两种行事,迥不相同,果地中人示为污行,便显神通,貌混凡夫,旋彰灵异,决不与痴暗愚夫同一颠倒而迷惑也。今以困中人冒果地相,不过狮虫狐种,败坏僧仪而已,何足为正人所齿录哉!近世有等魔禅口说宗教,妄餐酒肉,以为吾学济颠也。此虽可学,而济颠来踪去迹,种种奇特能学否耶?济颠示梦太后,口吐金佛,乃至触境逢缘,现种种神通三昧能学否耶?济颠锦绣蟠胸,出口珠玉,尽大地儒释比让一头地能学否耶?济颠已是觉悟了的人,他喝酒吃肉全是示迹于人世,度执相之凡夫所需要的,而有些僧人,觉悟没有门道,吃肉喝酒乃至劣迹污行倒是学个精通!还美其名曰:我学济颠和尚。其实,连济颠的皮毛都没有学到,也无法学到。

    道济属于果地中人,能显化神通,加上他人热心,以助人为乐,寺中逢有僧人生病,他便亲自采办药石,游走市井之地,如遇有百姓危难,他也为之排忧解难,只要有他济颠出现之处,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他,故一时被时人广为传诵。

    济颠不像其他的僧人那样,在寺里守着,本本份份地做着和尚该做的事。多数时间,他都飘逸出游,足迹遍及浙、皖、蜀等地,一生飘忽,尘踪不定,衣衫不整,寝食无定。累了,倒地而卧。他写有一诗,很能说明他这方面的随意:

        何须林景胜潇湘,只须西湖化作酒。

        和衣卧倒西湖边,一浪来时吞一口。

    道济貌似疯颠落拓,实则锦心绣口,珠玉藏胸,每有诗句,往往意味隽永,韵致十足。他经常在西湖附近的山山水水之间游走,故留下了不少诗篇,有《镌峰语录》十卷及诗词偈语榜文等十四篇,其中《湖中夕泛归南屏二绝》曰:

        几度西湖独上船,蒿师曾识不论钱。

        一声啼鸟破幽绝,正是山横落照边。

    

        满岸桃花红锦英,夹堤杨柳绿丝轻。

        遥看白鹭窥鱼处,冲破平湖一点春。

    他的诗一如其人,明白晓畅,出自天然,不喜雕饰。他的《九里松》即是如此:

        九里松荫路,青泉映白沙。

        谁知三伏暑,小草有幽花。

    这样的诗句,口语化的,一诵便记住了。他还写有《化砌灵竺大路疏》:

        一条滑路,堂堂直透长安。九里松关,荡荡平趋佛国。脚跟有碍,未免迟疑。眼底无私,方为平稳。断羊肠曲折之崖,履龟背坦夷之路。江山聚胜,人行翡翠。途中车马交驰,身在画图影里。请题椽笔,为注芳衔。

        读这样的文字,简直就是在欣赏一幅画,一幅有动感的画,一幅有声音的画!

    南宋嘉泰初(公元1201年),道济迁到了净慈寺,拜该寺第二十代住持德辉禅师为师。嘉泰四年(公元1204年),净慈寺毁于大火,德辉禅师亦一同葬身于火海。道济和尚发誓重建净慈寺。当时有运木古井的传说:说济颠和尚欲建净慈寺,化缘时说只要以袈裟覆盖住的那些山上的木头就够了,且山木自拨浮江而下,从古井里源源不断地浮上来,直至足够为止。此遗迹至今仍在,成为净慈寺的古迹之一。但据《净慈寺志》记载,并无这种神运情节,可以想见是后人凭想象所虚构出来的故事。

    道济于宋嘉定二年(公元1209年)五月十六日圆寂,寿六十,临终前曾作一偈云:

        六十年来狼籍,东壁打到西壁。

        如今收拾归来,依旧水连天碧。

    南宋端平、嘉熙年间(公元1234-1240年),净慈寺第三十七代住持敬叟居简撰有《湖隐方圆叟舍利塔》说道:

    叟天台临海李都尉文和远孙,受辞于灵隐佛海禅师。狂而疏,介而洁,着语不刊削,要末尽而准绳,往往超诣,有晋宋名缁逸韵。信脚半天下,落魄四十年。天台、雁荡、康芦、潜皖,题墨尤隽永,寒暑无宗衣,予之,寻付酒家保,寝食无定,勇为老病僧办药石。游族姓家,无故强之不往。

    上面这段文字中的即指道济。灵隐佛海禅师就是瞎堂慧远禅师。从文可以可以看出,道济性狂而洁,爱四处云游,一生颠沛途中,弄得衣食不保,初居无定。应该说是个落魄的僧人。但民间关于他的传说越来越多,亦越传越玄,到了最后竟有了演义的成份了。如搬上舞台的《疯僧扫秦》,述说济公大闹秦相府的故事。而后,又出版了不少关于他的书,如《新编绘图济公传》、《济公全传》、《绣像济公传》等,并将《济公传》拍成了电视连续剧,以至家喻户晓。

    道济的形象在杭州可以说是无人不知,然在外地,也是争相供奉。在苏州、北京的一些寺院里都有济公殿。台湾及澎湖列岛建有数千个济公堂,济公信仰之风甚盛,其地位仅次于妈祖娘娘。在日本,济公的形象也是深入人心的,日本神户市收藏有净慈寺方丈雪相(已故)的一轴七绝:

        四海欢然说济公,荧光图画蔚春风。

        南屏古刹重开放,破扇轻摇一片红。

    道济示寂后归葬于虎跑,后人为了纪念他,建有济公塔院。旧时的灵隐寺、净慈寺均设有济公活佛像。灵隐寺的大雄宝殿后侧有济公神龛(后被撤去),文革后又在藏室挂有他的画像,供香客膜拜。文革后建立的虎跑济公殿(另建有济公塔院)中设有济公画像,旁边一联曰:

        一柄破蕉扇,一领垢衲衣,终日嘻嘻哈哈,人笑痴和尚,和尚笑痴人,你看怎样?

        奔来豁虎跳,足廷去翻筋斗,到处忙忙碌碌,我为渡众生,众生不渡我,佛唤奈何?

   

公众平台

电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