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微

蓝微:一个带着妈妈上学的小姑娘

  每一个小女孩都像春天的花儿一般绚烂。蓝微,这个14岁的小姑娘,长长的头发扎着小辨儿,穿着叔叔阿姨们赠给的粉红色衣服,显得清爽利落。早就听衢江区实验中学的张有明校长说过,蓝微是他们学校一个带着妈妈上学的小姑娘,这引起了我们的极大关注,为了不影响蓝微正常的学习生活,我们选择了寒假的一天,走进了她位于衢江区和谐家园6-5的家。

蓝微的一天

  见到蓝微时,她就在妈妈的身边,这间40余平米的店面房是她们刚刚租下的住所。两张钢丝小床合并在一起一高一低地摆到房子的中间,旁边用一块窗帘布隔断,分作里外两个部分,厨房用具和卫生用具就摆在里边,外边是吃饭的桌子,衣架和冰箱。初到蓝微的家,除了觉得有些简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倒是妈妈蓝轶红坐在轮椅上,从她过白的脸色和有些忧郁的神情中觉察到这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家庭。

  蓝微说:“现在放假了,我可以多陪陪妈妈。上学的时候,我早上六点钟起床,开始做粥,洗漱,再朗读一会儿课文,吃过早饭后再骑车到衢江区实验中学上学。有时妈妈要起床,我就扶着妈妈起床,帮妈妈洗漱,再一起吃早饭,如果妈妈还要再睡一会,我就为她把粥保温着。现在妈妈能自己起床了,但是自己起床要花很长的时 间,看上去十分艰难。中午,我在学校里吃饭,把学校提供的营养餐带给妈妈,一些同学和老师也会你一点我一点的省下来很多好吃的饭菜让我带给妈妈。晚餐我也会从学校买回烤面包等带给妈妈吃,然后再回学校上晚自习。等到晚上八点左右,我就能回到自己家了,这时我就可以有集中的时间为妈妈做点事。我会把全天的碗 洗掉,然后再洗衣服,烧水,为妈妈洗脚,擦身子,等妈妈躺下后,我要为妈妈按摩,把妈妈的脚弯起来再伸直,每条腿重复20遍,然后再为妈妈捏捏腿,转一转脚腕,活动活动脚指头,等妈妈睡下后,我再自己洗脚、睡觉。”

  “为妈妈按摩是以前我看到外婆为妈妈这样做时记下的,每天为妈妈按摩可以让妈妈的腿消肿,如果一天不按摩,妈妈的腿就肿的像冬瓜一样,还不停的抖,抖的很厉害。”蓝微说学会为妈妈按摩是他最得意的一件事。如果是周末有点时间,蓝微会推着轮椅到公园里走走,晒晒太阳,或者到同学家和家长们聊聊天。蓝微还说: “妈妈有时脾气不好,所以每天回家我都把学校里的事、外面发生的事点点滴滴说给他听,实在没有东西说了,就讲个笑话,因此妈妈说我太啰嗦,说个没完没了”。

2004年3月的一天,蓝微的生活从此骤变

  蓝微出生在衢江区举村乡翁源村,想起9年前的事,她说还有一些印象,她说:“爸爸是一个拖拉机手,矮矮的个儿,圆圆的脸蛋,像我一样不浓不淡的眉毛,当时家里虽然不富裕,但觉得很幸福。”

  谁知好景不长,蓝微5岁时,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降临到她头上。那是2004年3月 的一天,天空下着雨,蓝微的爸爸帮人贩运桔子,要从举村乡拉到嘉兴去卖,坐在车上的还有蓝微的妈妈和收购桔子的老板,拖拉机开到湖南镇外前林村的急弯时,不慎冲下了十多米深的山沟。蓝微的爸爸经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妈妈因胸椎摔断导致大小便失禁,医生诊断为终身瘫痪。因为治疗,蓝微家欠下了十多万元的债 务,更使这个残缺、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

  往事不堪回首,蓝微的妈妈回想起这些年所走过的路,神情十分凝重,艰辛和委曲交织的泪珠在眼眶里闪烁。她说:“蓝微爸爸走的时候,我还在昏迷当中什么都不知道,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后,我迫不得已出院了,住进了娘家。蓝微还小,自己都要人照顾,我瘫在床上不能动弹,身上还插满了管子。年迈的母亲既要照顾我, 还要照顾蓝微,就这样一呆就是一年多。在妈妈精心照料下,我勉强能够坐起来。之后,我75岁的奶奶又独自带着蓝微,在我自己的家里生住了一阵子。又到了蓝微该上学的年龄,听说云溪乡思源村有来料加工做,周边有学校,妈妈又陪着我和蓝微来到了思源村的表姐妹家。妈妈一边照顾我一边种菜,还做来料加工,每月能挣200来 块的加工费,当时的日子过得实在是艰难,别家的孩子能够有新的本子,蓝微做作业的时候用的是我妈妈来料加工时撕掉标签后留下的黄底纸,这样的生活我们一过又是三年多。这个时候我父亲身体垮了,他为了给我们还帐,一刻也没有清闲过,终于病倒了,他会平白无故的摔倒,摔的鼻青脸肿,满脸都是血。爸爸病了,妈妈 肯定要回去照顾。于是我和蓝微又跟着妈妈回到了山里,蓝微转回到举村小学读书。后来,衢江实验小学的音乐老师王春雷到举村支教,到我们家家访,了解到我们的情况,对我们的处境十分同情,于是跟我商量,带着蓝微到衢江实验小学读书。再后来,我也被接了出去,由蓝微照顾我。”

  如今,蓝微已是14岁 的小姑娘,能够帮妈妈做很多事,不过她毕竟还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支撑着一个家是多么的不容易。她说:“我会经常想起爸爸,看到别人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听到别人谈到有关爸爸的事的时候都会让我想到他。小时候爸爸十分疼我,我要什么他都会给我买。有一次我随爸爸妈妈到城里,看到一个会叫的玩具猴,死缠硬磨要买,拖着爸爸的腿不让他走,妈妈嫌它贵就是不让买,爸爸不顾妈妈的反对还是给我买了。还有一次,我特别喜欢一辆小自行车,妈妈说很容易坏的,不让爸爸买,但爸爸看出我喜欢还是给我买了。买回去后没过多久,小自行车真被我玩坏了,我又缠着爸爸,叫他给我买,这一次我还向他保证好好玩,不把小自行车玩 坏。妈妈死活不同意,还把爸爸骂了一顿,可是没过几天,爸爸又给我买回了一辆一模一样的小自行车。”现在想起来,蓝微还为那时的不懂事而感叹:“那时候太小,想要什么就直接说出来了。”

  蓝微说:“我照顾妈妈也有粗心的时候,去年上半年,快期末考试的时候,我在给妈妈洗澡时,发现她的屁股上有红硬块,还破了,当时我被吓傻了,这是褥疮,听说瘫痪的人一旦得上,就会越来越大,很难治,我打听到有一种消炎水效果还好,就心急火燎的在沈家到处跑药店,最后终于找到它。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包扎、擦药, 在与妈妈交流之后,我一天为她擦三次,睡前用热毛巾敷半个小时,半夜起来再换一次药,这样提心吊胆地过了一个星期,伤口慢慢好了。从那时起,我学乖了,再忙再累也要天天检查妈妈的身体。”

  蓝微也有胆小的时候,她做饭时很少烧肉菜,她说:“把油放到锅里,再把肉放下去时,油会炸开,肉会跳出来,很恐怖。”

  蓝微有时也会想哭,她说:“妈妈脊椎有病,手有时会疼、会麻,使不上劲,脚又没有知觉,想站起来时必须依靠一个铁架子,由双手的力气撑起整个人,把腿甩向前边,再推着铁架子向前挪,不知道有多少次妈妈因为手麻了使整个人像摔木头一样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而我一个人又抱不动她,看着倒在地上的妈妈,真是痛在妈妈 身上,疼在我的心里啊。这个时候我就在想只要妈妈能舒服一点,我做什么都愿意。”

蓝微的愿望

  蓝微是不幸的。好在很多好心人也在关注着他们、帮助着她们。政府为蓝微的妈妈办理了残疾证,每季度给予一定的生活补贴,衢江区实验中学为蓝微减免了所有的费用,温州的叶叔叔、义乌的徐阿姨们与他们结成了帮扶的“对子”,有时间也会来看看他们。还有一些好心人知道了蓝微的情况后,及时为他们添置了很多生活用 品。蓝微的妈妈指着家里的电饭煲、电冰箱说:“家里值钱的电器都是好心人捐赠的,他们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我打心底感谢他们。”

  “蓝微能到衢江区读书,我能到蓝微身边,都是王老师帮助办的”,蓝微妈妈说。她还说:“我们老家有人说我们母女是在前生不知道敲破了几只木鱼才碰到王老师这样的好人的,我想想也是的,王老师真的很好。”“那年,蓝微被王老师带到衢江实验小学读书,我妈妈到田里挑谷子扭伤了脚,又要照顾蓝微外公,还是照顾我,实在无力顾及。蓝微回来看到家里的样子,就萌生了要 接我出去、照顾我的想法,于是她跟王老师商量。在之后的半个月时间里,王老师就把我接了下来,还在学校对面为我们租好的房子,准备好了所有的桌碗瓢盆。”说到王老师,蓝微的妈妈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现在蓝微放寒假在家,除了照顾妈妈,她早上和下午都会抽出几个小时用于读书、完成寒假作业。蓝微说:“我要好好读书,希望自己长大后,能够当一名医生,医治像我妈妈一样的人,让他们少些病痛,多些快乐。我和妈妈切身感受到雪中送炭的温暖,我要把这种温暖传递出去。”

  蓝微还说:“在老师和好心人的面前,他们是强者,我是弱者,而在妈妈、外公面前,我是强者,我有责任、有义务去照顾他们。现在妈妈在我身边,我能照顾她,将来我读高中、上大学了,我还会带着她,照顾她,妈妈是一天也不能没有我的。”